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 正文

劍橋認高考成績不醫學博士 凱南必大驚小怪|媒體報道_財經

陶鳳

  “劍橋大學承認中國高考成績”一事近日經媒體報道后引發廣泛關注。3月25日,劍橋大學官微發表聲明稱:承認中國高考成績并不是劍橋新聞,已執行數年。

  3月24日,劍橋大學校長斯蒂芬·圖普在北大發表《焦慮時代的全球大學》的主題演講,他親自回應稱,“我們之所以接受高考的結果,是因為我們希望使用盡可能多的信息來衡量劍橋大學的申請者,但高考的結果并不是唯一的參考指標”。

  相比媒體報道的興奮,劍橋的回應平靜很多。無論是劍橋的“非唯一”指標論,即個人陳述奪人眼球、英語水平高、通過學院面試等都納入在冊,還是國內激烈的高考成績競爭,要求考生成績達到所在省名次排名前0.1%,都印證了走進一所海外名校既需要過硬的理論課成績,也需要過硬的綜合素質。

  高門檻對應的正是中國高水平的考生,清華北大在全國很多省份錄取率不及0.1%,有評論戲稱劍橋大學是準備與清華北大搶學霸,在高考競爭激烈的省份,單從成績的角度看,劍橋的錄取機會或許略勝一籌。但最終能不能“搶”到,在中國的高考版圖上還得“因地而異”。

  劍橋并非易如反掌,但如今,出國留學已是稀松平常。中國在海外留學的學生數量與日俱增,留學生低齡化現象越來越突出……全世界像劍橋一樣的高等學府,中國面孔也越來越常見,孩子出國念書開始成為一些中國家庭的日常。

  拉高和兜底,依然是教育改革最基礎的期待。一方面,隨著中國高校教育水平攀升,提升了中國學生綜合素養,他們不僅具備一流的考試成績,也具備一流的綜合素質,優秀的學子可以自信地走出國門。另一方面,在很多地方教育資源依然面臨吃緊的狀況,大部分高等學府“一票難求”,高考短期內還難以擺脫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激烈競爭,海外留學也成為具備條件的家庭獲得教育資源的一種方式。

  教育改革之下的高考改革顯得更加具體和迫切。中國國情復雜,各個省份經濟社會發展不均衡,這是啟動高考改革都應統籌考量的一個基本現實。多年實踐之后,應試教育確實值得反思,像劍橋一樣的“非唯一”自然是好事,但在相當一部分地區不具備與改革相匹配的物質條件時,結果可能適得其反。

  出國深造還是國內讀書,只是一種路徑的選擇,本身并不存在高下優劣之分。隨著國門大開和經濟發展水平提升,世界名校不再高不可攀,中國學生憑借優越的個人素質也能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開闊眼界見識、體驗感悟生活、更新思維方式、學習異國文化。同時,有越來越多的外國人選擇來中國留學,雙向留學時代帶來的碰撞,將給行進中的中國教育改革帶來更多思路和啟發。

91免费观看在线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