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 正文

因打賭去盜墓,發現一件王莽“御賜之物”,紂王曾經用來“作樂”

2019-06-15 新聞 王莽   帝辛   劉義隆   西漢   歷史   古墓   大司馬   考古   北魏   冀州   東晉

因打賭去盜墓,發現一件王莽“御賜之物”,紂王曾經用來“作樂” | 文 三只眼文齋

因打賭去盜墓,發現一件王莽“御賜之物”,紂王曾經用來“作樂”

歷史上,王莽通過符命禪讓做了皇帝,為了挽救崩潰的西漢朝廷,實行了一系列的新政改革,然而他的改革嚴重脫離了實際,也不符合當世權貴豪門和大地主們的利益,遭到了強烈反對,甚至引起了平民的不滿。但今天,我們要說的是王莽的一位重臣甄邯的陵墓被盜墓的故事。甄邯,大司徒孔光的女婿,西漢末年政治人物,為王莽登基出謀劃策,是王莽的肱骨之臣。王莽建立新朝后,封他為承新公、大司馬,位列三公之一。西漢的大司馬是朝廷專司武職的最高長官,類似于后世的“天下兵馬大元帥”,現代的“武裝部隊總司令 ”,位高權重。

因打賭去盜墓,發現一件王莽“御賜之物”,紂王曾經用來“作樂”

公元319年,到了東晉時期,南朝宋國皇帝劉義隆為了防止北魏的侵略,下令積極操練水軍,并把玄武湖北湖改作“習武湖”。為了便與水軍的訓練,北湖進行了改造、疏浚,由當時的建康令、將作大匠張永主持改造工作。在疏浚過程中,遇到一座古墓,工人在墓外挖出了一只帶柄的銅斗(形狀極像現代的煙斗),大家覺得稀奇,又認不出是何物,張永把此物獻給皇帝劉義隆。劉義隆找來群臣,詢問這支帶柄的銅斗的來歷。著作佐郎(采訪史料及參與撰修史書)何承天是個博學多才的人,他一下就看此物的來歷,說是王莽新朝時期的銅斗。

因打賭去盜墓,發現一件王莽“御賜之物”,紂王曾經用來“作樂”

銅斗通常有三個用途:其一,作為一種刑具,商紂王始創炮烙之刑,其中“烙”就是銅斗。把燒紅了的銅斗摁捺在人的皮膚上,便叫做“烙刑”,是商紂王的一種“作樂”的游戲;其二,一種銅制的量器,《隋書·趙煚傳》中記載“ 冀州俗薄,市井多奸詐,煚為銅斗鐵尺,置之於肆,百姓便之?!?;其三,充當厭勝之器,“厭勝”是民間一種避邪祈吉的習俗,指用法術詛咒或祈禱以達到制勝所厭惡的人、物或魔怪的目的。王莽時期,銅斗主要就是作“厭勝”之用,又稱為“威斗”。

因打賭去盜墓,發現一件王莽“御賜之物”,紂王曾經用來“作樂”

何承天稟告劉義隆說,紂王無道,曾經與妲己一起以銅斗之刑來殘害忠良,并以這種殘忍的方式來“作樂”。但這支銅斗應該與紂王無關,它可能是出自王莽時期的厭勝工具。王莽對銅斗(也就是威斗)情有獨鐘,把它看做是有神威之力的東西,每次出巡時,都要命人背著銅斗走在前面開道,讓一切邪祟之物通通回避。通常情況下,“三公”以上級別的高級官員去世,王莽都會賞賜兩支銅斗作為隨葬物品,一只放在墓外,一只放在墓內,讓御賜之物替墓中大臣鎮墓。

因打賭去盜墓,發現一件王莽“御賜之物”,紂王曾經用來“作樂”

根據文獻記載,王莽時期的“三公”分別是大司馬承新公甄邯、大司徒章新公王尋、大司空隆新公王邑,只有甄邯死后葬在南京。何天承據此斷定,此為甄邯墓,并且墓內還有一只銅斗。聽到這個說法,劉義隆突然大感稀奇,立即與著作佐郎何天承打賭,讓張永去“考古”發掘,將古墓挖開看看,以驗證何天承所言的真假。如果何天承所言不虛,便重重獎賞,如果說錯便是欺君之罪。實際上,劉義隆聽說是甄邯的墓穴,立即就起了歪心,知道墓中隨葬品頗豐,肯定還有一些稀罕的御賜之物,不如以“打賭”作為幌子,去行“盜墓”之實。

因打賭去盜墓,發現一件王莽“御賜之物”,紂王曾經用來“作樂”

張永充當了這次“打賭盜墓”的具體實施者,馬上奉劉義隆之命,對疏浚北湖所發現的古墓進行挖掘,得到了大量珍貴的隨葬品,當然這些都通通獻給了皇帝劉義隆。張永果然在墓室內又發現了另一只隨葬銅斗,而且還有一塊石碑,上面銘刻有七個大字“大司馬甄邯之墓”。由此可見,著作佐郎何天承的確博古通今,他的推測完全正確。其實,何天承的推測十分正確根本就不是重點,劉義隆想要發一筆橫財才是整件事情的關鍵。后世有學者認為這是一起早期的考古實例,但其實質就是劉義隆借打賭去盜墓的卑劣行為而已。

本文作者:三只眼文齋(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2249412099310091/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91免费观看在线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