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 正文

亞述人與蘇美爾人、阿卡德人的沖突與融合

亞述地區是一個多民族居住的地區,各民族之間的沖突和融合是亞述文明發展的一條主線。阿卡德人、蘇美爾人,阿摩利人、胡里安人等眾多民族先后侵入亞述地區,亞述人在與外來民族的沖突中不斷吸收、融合這些外來民族的先進文化,共同創造了光輝燦爛的亞述文明。

古代西亞是一個眾多民族共同居住的地方,不僅有塞姆語系的阿卡德人(Akkadians)、阿摩利人(Amorites)、腓尼基人(Phoenicians)、希伯來人(Hebrews)、亞述人(Assyrians)、迦勒底人(Chaldaeans),還有印歐語系的赫梯人(Hittites)、加喜特人(Kassites)、米底人(Medes)、波斯人(Persians),此外還有語系歸屬不明的蘇美爾人(Sumerians)和胡里安人(Hurrians),等等。一個個民族相繼登上歷史的舞臺,然后又匆匆離去。這些民族在不斷的沖突中也進行著多方面的文化融合,他們互相吸取對方先進的文化成果,為亞述地區的文明發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亞述人是講塞姆語的民族,因生活在兩河流域北部亞述地區而得名。亞述地區自然環境優良,氣候四季分明,降水較豐富,大部分地區年降水量達到600毫米。這一地區河流、小溪、水井密布,形成了不需要進行人工灌溉的農業區。河谷地帶適合種植大麥、小麥、果樹、蔬菜等,丘陵山坡地帶適合種植牧草。亞述地區是早期居民理想的定居點,兩河流域地區史前文化遺址多分布在亞述地區,如哈蓀那文化、哈夫拉文化及薩馬臘文化等。雖然亞述地區先于南部巴比倫尼亞地區產生了農業、畜牧業,形成了較大規模的居民定居點,但隨著人工灌溉技術的出現,南部蘇美爾地區迅速后來居上,率先建立了城市國家,發明了文字,進入了文明時代。

公元前五千紀下半葉,蘇美爾人來到了兩河流域的南部,創造了更為先進的歐貝德文化、烏魯克文化、捷姆迭特·那色文化后,進入了早王朝時期(約公元前2900~2300年),同時也是一個城邦爭霸的混亂時期。這時蘇美爾地區的城邦不下幾十個,烏爾、烏魯克、拉伽什、基什、溫馬、尼普爾、拉爾撒等是其中較有實力的幾個。在早王朝時期,蘇美爾地區的城邦國家實力有限,再加上互相爭霸,他們無暇北上顧及亞述地區。因此,在早王朝的幾百年時間里,亞述人與南方的蘇美爾人相安無事。

然而阿卡德人的到來,徹底改變了亞述人與南部巴比倫尼亞地區獨立發展的局面。阿卡德人是講塞姆語的民族,公元前3000年來到兩河流域,居住在蘇美爾以北的沖積平原上。當蘇美爾各城邦混戰之時,阿卡德人抓住了天賜良機,在他們偉大的領袖薩爾貢率領下,不失時機地踏上了歷史舞臺。薩爾貢出身卑賤,母親是個低能人,不知其父。然而他卻智慧超人,曾做過基什王烏爾扎巴巴的“持杯者”,在戰亂中他篡奪了基什的王位,繼而征服了整個兩河流域,建立了統一的阿卡德王朝。阿卡德王朝期間,亞述人臣服于阿卡德人。在阿淑爾城出土了一根銅劍,在銅劍上刻著這樣的銘文:“曼尼什圖舒,基什王,阿朱朱,他的仆人,鑄造了這件貢品獻給神”。曼尼什圖舒是薩爾貢的孫子,是阿卡德王朝的第三王,他的頭銜是“基什之王”,是帝國之王的頭銜。阿朱朱是他的仆人,顯然是曼尼什圖舒統治下的附屬王。尼尼微,亞述地區另外一個重要城市也被阿卡德王朝控制。在尼尼微發掘了一個阿卡德王的青銅面罩。在阿卡德王的一則銘文里記載,曼尼什圖舒在尼尼微建筑了一座神廟。那臘姆辛在亞述北部地區建立的軍事基地和貿易中心就位于現哈布爾河地區的古代遺址波臘克丘。在阿淑爾城出土雪花石膏花瓶碎片提到了伊提提,他的頭銜為大法官,從銘文的字體可以看出,這可能屬于阿卡德時期。他把從底格里斯河東岸地區旮蘇爾城搶掠的花瓶送給阿淑爾城的女神伊南娜。

阿卡德人的輝煌是那么的短暫,當薩爾貢去世以后,全國各地的暴亂此起彼伏,帝國已經搖搖欲墜,大約在公元前2193年,沙爾卡利沙利去世,帝國崩潰,到處陷入無政府狀態?!短K美爾王表》發出了這樣的悲嘆:“誰是國王,誰不是國王”。來自東北山區的庫提人(Gutians)給其最后一擊,阿卡德帝國滅亡以后,庫提人成了蘇美爾和阿卡德的臨時主人。但是庫提人并沒有建立起統一的國家,其統治也比較薄弱。蘇美爾人抓住了政治動亂帶給他們的機會,于公元前21世紀享受了一段短暫的自身霸權的復興,這就是烏爾那穆建立的烏爾第三王朝。烏爾那穆經過一系列的征服戰爭,重新統一了兩河流域地區,建立了一個空前的大帝國。根據《蘇美爾王表》記載,烏爾第三王朝前后共有5個王,累計統治了108年。在烏爾第三王朝期間,亞述人重新處于蘇美爾人的統治之下,失去了獨立。

亞述地區的居民相對于南方的蘇美爾人和阿卡德人在文化上要落后許多,但在阿卡德王朝和烏爾第三王朝統治期間,亞述人積極吸收蘇美爾人與阿卡德人創造的文化成果,迅速提高了自己的文明程度,使亞述人擺脫了蒙昧時代進入了文明時代。亞述人的歷史和文化深受巴比倫尼亞地區文化的影響,最突出的一點是亞述人吸收了蘇美爾人創作的楔形文字,使用了阿卡德人創作的阿卡德語。他們對阿卡德語進行改造之后形成了自己的語言古亞述語,古亞述語是阿卡德語中重要的一種方言。

摘自《亞述地區的民族沖突與文化融合》,原載《重慶工商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作者:李海峰

亞述人與蘇美爾人、阿卡德人的沖突與融合亞述人與蘇美爾人、阿卡德人的沖突與融合亞述人與蘇美爾人、阿卡德人的沖突與融合亞述人與蘇美爾人、阿卡德人的沖突與融合

本文作者:中東研究文選(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8678298332824072/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91免费观看在线网址